公告: 神马发布地址   全球CDN加速! 由神马资源站提供!

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广告,无广告永久免费的资源站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shenmazy1到9.com被国内DNS污染了,启用 shenmazy10到19.com,采集API插件不影响。

   零基础都可以学会,神马网建站教程 点击播放 第一次没有懂,多看几次。

公告: 采集教程简单方便一看就懂 点击进入 神马采集帮助中心  >>>Telegram电报飞机群<<<    神马资源演示站

今日更新: 0 部电影
神马资源QQ群: 1047985316
本站共有影片 55234

荒村活寡:留守女人们的春天

第一卷 荒村留守妇女


第001章满村皆是留守妇人
  村里的壮丁都混到外面去了,留下一大群水嫩嫩的小媳妇大姑娘伴着老人与小孩守在村里子。村里称得上壮男的几乎已经没有了,除了二流子刘涛这个十七岁的孤儿外,要么就是一些毛还没长齐的小男孩,要么就是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糟老头。
  当然,除了刘涛这个异数外,那位五十多岁的胡村长也可算得上是留在村里的壮男。
  和一大群或是狼虎之年的中年女人,或是饥渴难耐的小媳妇们生活在一个村里,刚刚十七岁,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刘涛,注定是要发生一些香艳的故事。
  在一个满是守活寡的留守妇女的村里子,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呢?
  清明时节,似乎比过年还要热闹,热闹在于上坟祭祖,这个时候,很多在外打工连过春节都不回来的村民,现在却会千里迢迢地赶了回来。
  祭祖比过年重要得多了,这并非是村民们某种情怀的正能量作用,而是大家都期望通过祭祖来求得祖宗保佑,求得财丁兴旺,事事顺头。
  祭祖前一天,都是需要认真清除一下祖坟头上还有周围的杂草的。
  刘涛的爸妈都去逝了,只留下他这一根独苗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,人虽然穷,可是祭祖还是必须做的。
  十七岁的刘涛正在老爸的坟头上除着草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男一女的欢笑声传来。
  刘涛抬头一看,只见他的那个在外面打工的表哥廖驹和一个穿着一套黄衣裤,长得眉清目秀,白白嫩嫩的大姑娘一路说说笑笑地走来。
  长这么大连村子都没有出过几次的刘涛,陡然看到一个穿着十分时尚的外地花姑娘,而且还那么漂亮,那么轻盈高佻,他的心不由得随之荡了一荡。娘的!真美啊!要是老子也能娶人这么漂亮的老婆,那真的是死了也值了。
  “表哥,你也回来上坟啊?””刘涛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好看的大姑娘身上,一边却张嘴问着廖驹。
  廖驹这时才看到正站在坟头上的刘涛,忙笑着答道:“嗯!是啊,你也在铲坟咧!哈哈哈  这个是我的女朋友!””廖驹十分得意地指了指身旁的漂亮大姑娘笑着说道。
  “哦!表哥你好福气啊,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女朋友咧!””廖驹“哈哈哈”的傻笑着,没有回答,他女朋友也冲刘涛微微一笑,并没有搭话。
  刘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穿着的一身实在是又脏又土,只怕在廖驹女朋友的眼里,自己肯定就和叫花子差不多,他不由得一阵的自卑。同时,心里也相当的不服气,廖驹长得那么丑,凭什么他可以找得到那么好看的女人,老子可比他帅多了,如果老子活得体面一点的话,找的女人一定不能比廖驹差。
  看着廖驹和他女朋友走了过去,刘涛死死盯住人家大姑娘那浑圆的大屁股猛咽口水。
  “娘的,这么好看的女人,只要有机会,老子一定要把她上了。””正在胡思乱想的刘涛,眼帘里忽然飘来一朵彩云,他眼睛一转,从廖驹女朋友的大屁股上移动了这朵彩云身上。
  这朵彩云不是真正的云,而是一个穿着翠黄衣衫的娇艳少妇。
  她是胡村长的三媳妇王彩云,是邻村嫁过来的,人如其名,穿得很亮丽,人也长得很漂亮,身材又高又苗条,两条浑圆的腿格外地招人。
  “哟!涛弟,你一个人在铲坟啊?””王彩云一看到刘涛就甜甜地笑着搭话,她一笑起来,嘴角的两个深深的嘴窝,令男人一见就想伸手去捏好那可爱的下巴。
  对于王彩云这种漂亮的少妇,刘涛也是相当的垂涎的,只不过他现在还是初哥一枚,还幻想着自己第一次能够跟一个正版原装的黄花大闺女共享。
  “是啊胡满嫂,没办法,我就是一个人喽,要不你来帮我铲一铲啊?””刘涛一副大灰狼看见小绵羊的神态。
  王彩云哪有不懂刘涛的坏心思的,但是她似乎并不反感,只是狐媚地瞟了刘涛一眼,笑道:“我要是去帮你铲,等下别人看到了,还不笑话死我们去,你这臭小子,存心要看我挨别个笑话是不是?””刘涛腾地跳下坟头,几步跨到王彩云的身边。
  王彩云一慌,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,刘涛的大坏手早就一把捏在了她那高高隆起的大屁股上去了。
  “笑话就笑话,大不了你和胡三离婚嫁给我喽!””刘涛放肆地调戏着这个比他大四五岁的少妇。
  “咯咯咯  死鬼,你别在这路上动手动脚的啊,有本事晚上爬到我家里去!””王彩云倒是没有抗拒刘涛的动作,被刘涛一把捏在浑圆的大屁股上,她还很自然地嬉笑着说道。
  “真的?如果我去了你家,你就做我的女人?””刘涛心里一跳,没想到王彩云说起话来这么放肆大胆,她向来都有“狐狸精”之称,看来真的一点也不假啊。
  “嬉嬉  当然是真的了,只要你敢来,我就敢接待你!””王彩云颇带挑衅语气的说道。
  刘涛心里又是一跳,这个狐狸精长得还真不错,平日里他对这个王彩云可没少流口水。不过  想到王彩云家夹在她的大嫂与公婆家当中,她公婆家还有一条大公狗,想溜到王彩云家不被发现,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,难怪这王彩云敢放出这样的话来,原来是有持无恐啊!
  “你明知道摸进你家不容易,如果你不怕被人发现的话,老子就更不怕了,你真的敢让我去你家?””刘涛有点威胁的味儿。
  “我  我  好了,算我怕了你的  如果你对我真的有意思,那我找机会去你家吧!嬉嬉  ”
  刘涛一听,心里乐歪了,老子家里可只有老子一个人,你要是敢来,老子爱怎么虐你就怎么虐你,嘿嘿嘿  
  正当他要点头同意,准备约好这个狐狸精的时候,忽然一个声音传了来:“涛弟!彩云妹,你们在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啊?””


第002章  想娶个城里的姐儿
 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,把刘涛和王彩云这对各怀色心的男女小小地吓了一跳,两人转头一看,却见一个身材高佻,虽然衣着十分简朴可也掩盖不住她的秀丽的少妇,正扛着锄头往这边走来。
  这个女人叫赵英,外面嫁进来的媳妇儿,虽然在村里当了十几年的媳妇,可是说话的口音还是带一点外地的味。
  “随便聊聊,英姐,你来铲坟呢?””刘高故作镇定地问道。
  “嗯,是的,彩云妹,你好像跟涛弟关系很好哦!””赵英神秘兮兮地笑着说。
  王彩云不慌不忙地笑道:“当然好了,涛高人这么好,咱们大家又都是乡里乡亲的,不把关系搞好一点怎么行呢?你说是吧英姐?””说话间,王彩云已经上前挽住赵英的手了。
  赵英只好:“呵呵呵  ”
  她与王彩云一道朝前走去,还不时地一起回头来看看刘涛,又交头接耳地谈着笑着,也不知搞的什么鬼。
  清明节了,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,比过年都热闹得多。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,清明回家祭祖,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得多。这是谁都明白的原因,回家祭祖,无非是为了求得祖宗的荫护,保佑自己财色双收等等。
  这些人,也只有在期望祖宗给予自己好处的时候,才会想起祖宗来。
  这些人在自己祖宗还活着的时候,往往连一天孝都没尽过,尤其是男人,扔下老婆孩子在家,自己在外面打工或者做生意,家里老爹老妈的身体状况从不过问,有病了打几个钱回来,死了就请几天假回来料理后事。
  清明节的热闹比之过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那些过年也不愿回家跟老爹老妈老婆孩子相聚的男人们,还有那些迷醉在外面花花世界里的姑娘们,清明节却都积极地回来祭祖了。
  刘涛看着那些大老爷们,心里恨恨的。这些爷们一个个穿得光鲜极了,有不少还是开着小车回村的,而他还住着两间老式木架老瓦房,也是村子里五十余家中唯一的老瓦房。别人家至少都是三层以上的平房了,有的甚至整得像小洋房,里面光光亮亮的,弄得刘涛一见就恨不得抓几稀泥巴扔到墙上去。
  有什么办法呢,谁叫他刘涛十岁死了爹娘,剩下个病秧秧的爷爷,勉强抚养着他长到十六岁,也一命呜呼了,后事都是靠乡邻们帮着料理的。冲着这点,刘涛还是不好往小洋房上扔稀泥了。
  回村的大军中,也有令刘涛一看着就入迷的人,这些人当然是那些村妹子们,还有那些哥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。
  村妹子们没出村之前,一个个粗衣粗布的,背着背篓满山爬着打猪菜,没想到一出村到外面两年,回来一个个山鸡变凤凰,个个花枝招展的,一个也不比城市的姑娘们差,而且还是素面朝面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
  好山好水让她们皮肤天然的白,水嫩嫩的,好不诱人,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。
  只可惜,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,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,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。这害得本来就重男轻女导致男多女少的村庄里,光棍的男人越来越多,有本事的出外面打工带外地的姑娘回家过日子,没本事的村里找不着,外面又带不回,只能老实光棍着。
  村里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百号男人,去除老的小的,年轻的也就一百来号,可是却有十几号还是光棍,有几号都年近四十了,有几号还正处于疯狂找老婆的青壮年时期。
  对于去年刚死爷爷,念年才满十七岁的刘涛来说,虽然还不能算是光棍,但是自己小学二年级的文凭,和两间老瓦房的家产,和几块差不多长出林木的荒地,将来不是光棍就怪了。
  而且他这条光棍,也将是最光的,没文化,还好吃懒做。外出打工,没文化厂子都不收,去工地上混两天,窝在工棚里再也不想上工,吃了几天白饭够本就拍屁股回村。家里几块地,他想做的也就是一把火烧了荒草,跟别人家借牛来乱划一通,撒几粒菜仔儿,肥也不浇,然后就等着吃了。
  叫他种玉米,没粪,没猪没牛给他踩,他自己制造的,他见了就想吐,哪里还会去挑来施肥。不过,种点芭蕉芋和毛芋头,倒是他最乐意干的,因为这玩意然只要有土,挖个坑埋下去,保证就能长得果实圆满,到时刨出来一煮,又甜又香的,裹腹完全没问题。
  所以,在刘涛那几块荒原一般的地里,芭蕉芋和毛竽却是不少,因此刘涛竟然也不会饿死。
  没有米饭,他自然没少去向乡邻讨,没有肉,能去乡邻家里蹭就蹭,实在馋了,就扛个木叉,背把弯柴刀往山林去,见蛇就叉,见蜂窝就捣,这是来肉最快的法子。反正大热天的时候,山林里的蛇着实不少,他基本上每次上山都能弄上一两条。而且在山沟小溪里,也能抓到螃蟹田鸡,运气好还能摸到几条鱼。因此,刘涛竟然成了现代农村里一个小猎人了。猪肉牛肉什么的是难吃到了,但是只要他愿意往山林里钻,野味却是能吃个饱。
  除去蛇蛙蜂仔之外,偶尔还能用铁猫安到些松鼠什么的,有时还能在巴茅底下刨到竹狸。
  当然,这竹狸肉美极的,他却舍不得自己吃,拿到县城集市上一摆,买家围个水泄不通的,一只竹狸不过一两斤重,但是卖它个两三百元完全不是问题。
  山林里风吹雪压断掉的枯木上,野生香菇也不少,加上地里还会冒出一种叫三趟菌的东西,与香菇一般模样,味儿却更鲜美。叫做三趟菌,是因为这种菌一生长出地面,必然在附近同时有三处,故名三趟(这个“趟”在村里有个意思是“处”三趟菌刘涛打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在山林里捞过不少,鲜美价高,一斤能卖个二十几元的,所以他一般也舍不得吃,拿去县城里换钱。当然,香菇他一般也会拿去换钱,一斤也能换个七八块,有时还能涨到十块。
  有了野味野菇野菌,刘涛有肉吃,也有零钱花了。
  想饿死刘涛这个孤家寡人是不可能的,除非他有一天走不动了。
  咳咳,关于刘涛的生存之道先不多说,再说那些回村的村妹子和那些被哥儿们带回家来的姐儿们,着实令刘涛狗眼发直。
  虽然村里子留守着的姑姑婶婶嫂嫂们也有姿色过人的,但是到底是穿着朴实,不如外面回来的花姑娘们打扮得时尚养眼。
  妈的,老子如果能弄个城里的姐姐当老婆就好了了。
  刘涛每年都有这样嘀咕。

神马资源网-片源库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本站部分内容侵犯您的版权请告知,在必要证明文件下我们第一时间撤除 联系方式:shenmazy1#gmail.com(#换@)